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灵异

更新时间:2019-10-05 07:10:18

魂运 连载中

魂运

来源:孙坤冯彤彤 作者:爱吃窝窝头分类:灵异主角:孙坤冯彤彤

提供孙坤冯彤彤小说阅读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,爱吃窝窝头为主角的小说叫《魂运》,魂运小说字字珠玉,人物真实生动,内容精彩,这里提供孙坤冯彤彤小说阅读,孙坤冯彤彤小说的名字是《魂运》,《魂运》是由爱吃窝窝头的灵异,.........展开

本书标签:

精彩章节试读:

康城老道将佛牌放在了柜台上往我推了推,转身往旁边的小门走去,“你自己看着办吧,钱就先不跟你要了,你会回来找我的!”

没有给我发问的机会,他已经打开小门走了进去,轰的一声关上门留下我楞在柜台前,看着柜台上的那一枚佛牌心里七上八下。

想着这几天发生的怪事,我颠颠巍巍的伸出手去摸到了那枚佛牌,犹豫了一下,一把抓起佛牌慌慌忙忙出了门。

回到医院里彤彤睡着了,虽然睡着了,五官却紧促在一起,像是在做噩梦,她脖子上的黑手印不仅没有消,反而是更深了。

康城老鬼的话一直在脑海中回荡,想着之前蒋怀银给我介绍彤彤的画面,心里空空的,难道真如他所说?

我愣了半晌,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,把那枚佛牌塞进了她的枕头里,生怕出现什么意外,一直在床边守着。

可说来也是奇怪,在这佛牌放到彤彤枕头下之后她紧促的脸上突然就放松开了,没过多久,脖子上的黑手印也慢慢的消失了。

我强忍着震惊,心里却开始不安起来。

就这样一直到了晚上,医院开始陷入沉睡,我却毫无睡意,想着昨晚发生的事,心里是七上八下的。

夜里,下起了大雨,嘶叫着的大风把雨水狠狠拍在玻璃上,伴着闪电,活脱脱的像是一双双手扒着窗子。

我揣揣难安的坐到半夜,忽然听见外面的走廊上有人跑来跑去,一边跑一边哭。

猛的想到白天在佛牌店听到的声音,不就是和这一样么?

战战兢兢的盯着房门,彤彤已经熟睡,空荡荡的病房里只有呼吸声,外面跑着哭着的声音时不时的从病房门口扫过,好几次房门一响,像是有人撞到门上,要撞进来一样。

不觉的,手心已经出了汗,而走廊上的声音也是愈演愈烈。

我看了看熟睡的彤彤,轻手轻脚的到了房门后,医院的门上有一个玻璃小窗,正好能够看见外面。

我就在那小窗的一旁站定,探出头往外看去,触目所及的地方什么都看不见,外面空荡荡的。突然,哭声和跑步声又一次出现,我听的很清楚,从厕所正往我这边跑过来。

心脏嗵嗵嗵的跳个不停,就快要蹦出来了一般,屏住呼吸紧盯着那小窗户外面,可我看出去的时候声音却突然消失了,就连窗外的风雨声也似乎小了很多。往外一瞥,似乎看到了一个黑影,往右边跑了。

我一惊,眼睛跟着往右边凑,不由的移到了玻璃窗中间。

猛然间,一双煞白的眼睛兀的出现,和我四目相对。

是个小孩儿!

我见过他,就是那个喊我爸爸的小孩。

我吓了一跳,心里咯噔一下往后一推的时候门轰然一声,门板一震,门并没有打开,我却感觉背后一凉。

忽的转身,那个小孩儿竟已经出现在床边。我看向他的时候他也看向我,竟对着我呲开牙笑了,只是张开嘴的那一刹那,血从他的嘴里滴了出来,拖着老长的血线搭在下巴上,又滴到胸口。

“彤彤!”

我刚喊出来,他已经到了床上。

彤彤突然一下睁开眼睛,眼中闪过一抹猩红,那个小孩儿在彤彤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发出一声惊恐的叫声,忽然就不见了。

“彤彤!”

我冲上去一把抱住她,却被她轻轻推开,冷眼看着我,什么话也没说,倒下去就又闭上了眼睛,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“彤彤!”

我又喊了几声,推搡了她几下,可依旧是没有任何反应,彤彤睡在床上呼吸平稳,看不出任何异常。

我慌忙掏出枕头下的佛牌,那枚佛牌刚一拿到手上,冷的我一哆嗦,差点就把它给扔到了地上。

黏糊糊的感觉出现在手心,一看,那枚佛牌在往外渗血,血滴了几滴在白色的地板上,我一愣,这鲜血的颜色和彤彤那会儿眼中的颜色是那么相似。

可一切还没有结束,我这边还没缓过神来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我慌忙的把佛牌一抛,手机也掉在了地上,一看来电,是蒋怀银!

这大半夜的他怎么会突然给我打电话,战战兢兢的接了电话,里头却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,“你好,康城警察。请问你认识机主吗?”

“警察?我,我认识他......”

“机主已经死亡,临死前他握着手机,按了你的号码但没有拨出去。我们找你了解下情况......喂......先生......喂......喂”

“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,你媳妇肚子里的孩子恐怕不是你的。回阴牌里的煞灵只会找亲生父母,这样说来的话,你媳妇怀的是你兄弟蒋怀银的孩子!”

白日里,康城老鬼的话一遍又一遍地在我耳边回荡。我抑制住了把彤彤叫醒的冲动,我不断地告诉自己那是假的,假的,这只是一个巧合,我一根又一根地抽着烟,迫使自己冷静下来。

可越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这几日经历的事情就愈是一股脑的涌进脑海里面。

鬼婴,冰箱里“长”出来的女尸,康城老鬼以及那滴血的佛牌。

窗外的雨仿佛更大了。我的思绪也更加混乱。

蒋怀银是我的大学同学,上下铺的兄弟,经过他的介绍我才认识了彤彤,经过他......

我的大脑短路了一样,浑身千亿的毛孔全都竖了起来。

不不不,那时候蒋怀银已经有了家室,他不可能这么混账......

可为什么不可能,正是因为他有了家室......

我想起平日里,彤彤面对我的关怀那种敷衍的态度,我想每次**之后她那淡漠的厌倦的脸庞,还有时不时似有若无的笑容,每每问她,她每每笑而不语,想在想来,那是讥讽那是嘲笑,那是嗤之以鼻啊?不是吗?

我看着床上死尸一般熟睡的彤彤,突然想让她彻底变成死尸。

一整根烟从我的指尖慢慢燃尽,烧到了我的指缝之间,我明明应该感觉它很烫手,却觉得冰冷无比,我从那种灰暗的想法里脱身而出,扔了烟,我用脚尖碾灭,把我所有的念头都踩碎。蒋怀银死了,如果作为我的朋友而死我很难过,如果作为一个没有任何责任感可言好色之徒而死,我感到由衷的愉悦,但冯彤彤是我的妻子,不管她做了什么,以前做过什么,我都不想知道,也不必知道,我只要尽一个丈夫的义务去保护她,这就够了。

我捡起了地面上的那枚佛牌,佛牌还是那样冰冷,但没有任何异常,我悄悄将佛牌放回了彤彤的枕头底下。

小说《魂运》 第5章煞灵 试读结束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总裁小说
  2. 都市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耽美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