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灵异

更新时间:2019-08-10 07:20:07

破命 已完结

破命

来源:方涵之万寅燕 作者:方涵之分类:灵异主角:方涵之万寅燕

带您一起赏读小说《破命》,方涵之万寅燕为主角的小说叫《破命》,为您提供方涵之万寅燕破命小说阅读,作者栩栩如生,言语精辟,蹙金结绣,小说文笔成熟,栩栩如生,言语精辟,非常精彩,方涵之万寅燕为主角的小说叫《破命》,在这里提供方涵之万寅燕小说,.........展开

本书标签:

精彩章节试读:

万寅燕原来坐着的地方,背包还在,衣服还在,但人已不在。

现在已经是下半夜,雨势减弱了一些,但还很密集,周围除了雨声,什么也没听到。

“万寅燕,你在哪里?!”我对着祠堂内大叫了几声,除了空荡荡的回声,没有人应我。

里面漆黑一片,只能隐约看到那座大屏风和那些柱子,我打开手机的照明功能,慢慢走进祠堂。

雨打在天井积水上的声音,没之前那么响亮,但仍是叮叮咚咚,在祠堂内显得尤其悦耳。

我沿着左侧走廊,小心翼翼地走向大殿,那声尖叫声,是从大殿发生的,听声音,应该是在屏风之后。

由门口到大殿,不过是十多米,我一直留意着四周,也没有看到有什么可疑的事物,很快就看到了屏风,屏风还是那样,斑驳残旧,中间擦得干干净净,露出那个八卦图形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,控制一下情绪,就要转过屏风,这时候,一阵怪风从天井那边吹过来,吹在我背上,令我禁不住回头一看,这一看,把我吓得魂飞魄散,因为我看到天井那里,雨水之中,有一个灰白的人影,真的有一个灰白的人影,好象飘浮在下面的积水之上,那人影是会动的,象人一样有动作!

我那时可能已经吓呆了,思想都停顿了。

人影的左手好象举起来,指向屏风,停顿了约有两三秒,就象烟一样消失无踪。

“鬼、鬼……”我想叫,但叫不出来,一手扶在屏风上,脚下迟缓着,艰难地转到屏风后面。

万寅燕果然在屏风后,整个人侧身摊在地上,蜷缩在着,一动也不动。

上前推了推她,她身体冰凉,软绵绵的,手中还拿着那支电筒,但电筒没有打开。

“万寅燕!万寅燕!”我叫了她好几声,她也没有反应。

我正要把她扶起来时,她忽然动了,整个人好象猛醒过来一样,手中的电筒也同时打开了,正照在我脸上!

“啊!”她撕破喉咙的一声厉叫,吓得我向后倒跌在地上,她也向后倒跌在地上,电筒一直照在我身上。

“万寅燕,你怎么了?”我惊讶地叫着她的名字。

她好象也清醒过来,大声地喘着气:“你……你是小涵?”

听到她这样说,我心里松了一半,站起来,走过去,伸手扶起她。

“你怎么了?”

这时候的她,头发凌乱,脸色青白,眼神涣散,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。

“我……”她还没说完,整个人就软软地倒入我怀中。

摇了摇她,软绵绵的,全身冰凉,呼吸微弱。

我连忙把她背上,拿了电筒,返回门口,走过天井时,还禁不住往那里望,但没有再看到什么。

——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我惊魂未定。

万寅燕软软的靠在门边,人已经昏迷了,我望望外面,雨还继续下着,没办法出去。

我摸了摸她的额头,有发烧的迹象,心里有点急,拿出手机,想要打110报警求救,但这时候,她又醒过来一下。

“小涵……我刚才,看到里面好象有东西……”然后又断断续续说了些胡话,听不清说什么。

看到她这样,我心里放松了点,看来她好象也没什么事,可能受到了惊吓,缓一下应该没事,于是打消了报警求救的念头。

想起万寅燕和我看到的情形,心里很怀疑这里是不是真的还有其他人,于是把万寅燕安顿好,便拿了电筒,决定再到里面看看。

心里的感觉,有些惊惧,但也很好奇。

看看时间,凌晨4点了,雨势越来越弱。

我打开电筒,提起精神,先在门口处往里面照了一回,什么也没看到,除了屏风和柱子。

再到里面,转了一圈,也没看到什么,甚至连天井的积水也用电筒照着,看了个透,依然没发现可疑的东西,刚才天井里那个白影,一闪而过,如果真是人,那怎么也会在祠堂上留下些痕迹的,可惜我和万寅燕脚下也早弄湿了,地上都是大小深浅不一的湿漉漉的脚印,分不清是谁的。

“难道真的见鬼了?”

想到这里,全身有发凉的感觉。

回到门前,万寅燕还是那样,昏迷着,不时说些胡话,但额头上也没有再发热了。

等到5点多钟,雨停了,天色也光了,我把她背上,拿了东西,也不管山路有多难走,一脚深一脚浅地走下山去。

下了山,刚走出路口,忽然一辆小面包车停在我面前。

“怎么是你啊?!发生了什么事?”居然是平叔。

“我们昨天在山上,想不到遇上暴雨……帮帮忙,把我们送到可以住宿的旅店。”

平叔将信将疑地把我们送到了附近一所旅店,见到我拿出身份证开房,他才离开,也没有向我们要车资。

走的时候,还嘀咕着:“都是疯子!”

——

我轻轻把万寅燕放在床上,发现她胸前衬衣上的钮扣又松开了,露出里面的粉红半透明的胸罩,一个白玉般的半球都露出了大半,上面都是汗水,煞是诱人。

我吞了吞口水,心想要是她这样醒来,到时候以为我做过什么,可不太好,于是便想将上面的钮扣扣上,却发现她白晰细嫩的脖子上,挂着一块黑玉。

这块黑玉,个头如我们平时佩带的那种玉观音大小,稍为厚点,但形状很奇怪,有一侧是弧线状的,象一个圆的某部分,大约是圆的四分之一左右,整体就是我们常说的月牙型。黑玉上面好象雕刻着些什么,有些凸起的花纹,外侧弧线的地方,有一个小孔,穿着一条暗黑色的绳子。

“她这个记者,一定去过不少地方,各种奇珍异宝,只怕也得到不少。”心里越发对她这个职业向往。

我对这一类的文化人,有一种莫名的敬佩情感。

钮扣结好了,也不敢就回到自己的房间,到外面问服务员要了些药油,在她额头乱擦上一些,然后坐在床边的椅子上,等她醒来。

想不到的是,万寅燕居然这样迷迷糊糊地睡到傍晚,期间有一会情绪高涨,乱说着什么,样子还很凶恶,可能是受惊过度了。

我一直守在她身边,也是累得要死,她醒来时,我还在半梦半醒状态。

“小涵,发生什么事了?我怎么在这里了?!”她支撑着身体,坐了起来,下意识摸了摸脖子,检查和整理了一下衣服。

我将昨晚的事跟她说了一遍。

“你当时怎么跑到屏风后面了?”

她回想了一下,心有余悸地说:“你睡过去后,我一直也是昏昏欲睡,忽然觉得脖子后面有阵凉风吹着,一下子清醒过来,往祠堂里一看,好象看到有个白影在屏风后面闪了一下,拿电筒照过去,也看不到什么,但关掉电筒,白影又出现了。于是,我没有打开电筒,慢慢地走了过去,走到屏风后面,什么也没看到,正以为自己眼花的时候,眼前突然出现一个人一样的白影,看到有鼻子有眼,我吓得叫了起来,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……”

现在虽然是大白天,她说的时候,我回想起那晚的情形,心里也不禁发寒。

“我们是不是碰上些神怪的东西了?”我没敢提到鬼字。

她脸色也是煞白一片,咬着牙,不说话。

“你已经把方家村画了下来,又拍了不少相片,如果材料够了,你可以不再去。我自己一个人去也没什么,不在那里过夜就行。”我安慰她说。

她沉吟了好一会,忽然扬起头来对我说:“不!我一定要再到方家村看看,那里有些特殊的地方!”

我呆了呆,不明白她所指是什么。

——

“我很好奇,那个祠堂供奉的不是你的祖先灵位,那么你们的祖先灵位供奉在哪?另有一事,我查看过,方家村附近,也没有墓地,死去的人,都埋葬在哪里了?!”

她的话又吓了我一跳,我此行目的,本来也是要看看方家祖坟是不是出了问题,没有发现祖坟,那是不是说明真的出什么问题了?这得要弄清楚。

又想了想她的话,“你的意思,是方家村里,还有些隐藏着的地方?”

方寅燕直了直身体,双眼发光:“正是!我现在的感觉,就是方家村里还藏着东西!”

我一听,也来精神了,如果真是这样,能找到这些隐藏着的地方,对了解方家村的来龙去脉,是极有帮助的,说不定就能明白家里所发生的事。

“我们首先要分析方家村的结构图。”万寅燕还是有点虚弱无力,吃力地站起来,我连忙扶了一把。

她看了看我,说:“谢谢你背我回来。”

我笑笑:“我平时做的事就是搬货卖货,你也不比那些货物重,这些小事,不提也罢。”

她又露齿笑了笑,笑容灿烂,看得出,她一直对我很信任。

我们两个并排坐在桌子上,把她画下那些图,都摊开了,又拿出她那台数码相机,对照着看。

她画的图,有几十张,画得很仔细,线条流畅有力,看得出她这方面是有训练过的。

我们先看那张全貌图。

经过她复元后,可以看到,方家村当时的设计是很有规划的,一丝不苛,方家的祖先,一定是些很认真的人。

“方家的祖先,从一开始就把一切隐藏着,一定是有着某些目的。”

万寅燕点点头,表示同意。

我跟她都明白,这些隐藏着的地方,一定跟先天伏羲八卦的设置有关。

我们分析了半天,还是觉得那个祠堂才是关键所在。

方寅燕说:“伏羲八卦,讲究的是乾?坤?、坎?离?、震?巽?、兑?艮?,八卦成四组对应,每组阴阳互消,这是一种最原始的平衡状态,这个八卦阵一但破坏,全村应该迅速破败。但方家村里,那个祠堂,现在还保持得很好,说明其中有些不为人知道的设计,如果真有什么藏着,藏在祠堂内的可能性最大!或者,方家村里面产生的的先天之气,其实还没有完全消失……”

她说得有道理。

我也说:“昨晚,你和我都看到神怪的东西,都是在祠堂内发生的,而且,好象指引着我们……”

“屏风!”

我跟万寅燕同时叫了起来,不错,昨晚发生的事,隐隐指向着一个地方,就是屏风!

难道是方家祖宗有灵,在指引着我这个方家的最后一个后人,找到那些隐藏着的东西?

我跟万寅燕对望了一眼。

小说《破命》 第五章 试读结束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总裁小说
  2. 都市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耽美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