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灵异

更新时间:2019-08-10 07:13:44

阴阳诡匠 连载中

阴阳诡匠

来源:穆峰卫泽涛 作者:肥出骨气分类:灵异主角:穆峰卫泽涛

主角分别是穆峰卫泽涛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,邀您一起阅读主角是穆峰卫泽涛的小说,《阴阳诡匠》小说是一本灵异,带您一起赏读小说《阴阳诡匠》,该小说名字叫做《阴阳诡匠》,主角是穆峰卫泽涛,主角是穆峰卫泽涛的小说叫做《阴阳诡匠》,.........展开

本书标签:

精彩章节试读:

不知道卫泽涛到底出了什么事,他仿佛一直守着手机一般,短信刚发出去,他那边隔了不到五秒的时间,就回过来电话了。

一个小时后,我在宿舍洗过澡换过衣服,跟卫泽涛在一家小川菜馆碰头,他一个人来的,点了几个小菜,要了几瓶冰啤酒,冰凉的酒液顺着喉咙滑进胃里,**的冰冷让我精神一振,累了一天的疲劳,似乎也神奇的消失了一点。

蒙着头跟卫泽涛喝了两杯,我没开口说话,有些尴尬。

毕竟他没得罪我,以前关系那么好,我这么不声不响的溜了,还一直不接电话,的确是挺不地道的,可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但凡有别的选择,我也不至于会做的这么极端。

当初做死傀时,我不知道真会有用,才没在意顾全在身边。

如果能再让我选择一次,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看到死傀,哪怕不去做那鬼东西也好。

“峰子,你和全儿……”

卫泽涛忍不住开口了,显得很犹豫,不知道该不该提的样子,我皱皱眉,一口喝干杯子里的啤酒,问,他跟你说了?

“没说什么……,可我又不是傻子,你们是因为上次那件事闹翻的吧,你丢的东西,是被全儿拿走的吧?这么多年兄弟了,他可能是开玩笑呢,何必闹的这么僵……”

“全儿这人仗义够兄弟,他什么都好,就是有时候太极端,做事太容易冲动,脾气又暴躁,你也知道的,他人真的不坏。”

“别说了。”我摆摆手说,不是一个东西的问题,很复杂,这件事你别再问我了,也别问他。

我阴沉着脸把话说死了,卫泽涛张张嘴,沉默下来。

顾全的性格我很了解,卫泽涛说的一点都没错,但那是以前,从他那么干脆拿走死傀,也不跟任何人提起,更没跟我商量过,就毫不犹豫的锯掉死傀一条腿,让赵胖子截肢后,我就知道,人的性情是最难看透的,或许,表现出来的总不会是全部,谁说的准会不会有一部分被藏起来了呢?

每次想起顾全知道死傀的作用后的所作所为,就会让我感到愤怒和心寒,就更别提我离开厂子之前几天,他对死傀制作方法表现出的贪婪了。

我不可能说出让卫泽涛跟顾全保持距离的话,顾全保持沉默没把事情捅出去最好,我也只能尽力和他们保持着距离,虽然有些对不起卫泽涛,可我也别无他法。

“你遇上什么麻烦了?”

由于气氛很微妙,一顿饭吃的没滋没味的,让我很难受,卫泽涛的表现很奇怪,跟我联系的时候表现的很急,见到我人之后,他看上去反而一点都不急,一直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,始终没提他的麻烦事,让我忍不住先开口了。

听我问,他神色有些不自然,说其实不是他的事情,我刚有些不高兴,卫泽涛连忙补充说,现在也能算是他的事情了。

听他绕口令,我头大让他有事说事。

卫泽涛支支吾吾说其实是‘美琪’的事情,我听到这名字不由一愣,抿着嘴,突然感觉牙花子有点疼。

郭美琪是我们职高同学,她学的是幼师专业,虽然不是什么校花,但小模样长得很清纯可爱又会打扮,最重要的是**的,身材实在没的说,当年着实让不少职高的牲口们眼馋。

不过这妞会玩,从没见她跟职高里的哪个**丝亲近过,头两年倒是见她跟校外一些社会哥打的火热。

职高最后一年的时候,人突然不跟小混子玩了,转眼变成个乖乖女,谁都以为她从良了的时候,我不经意见过几次,这妞摸黑上过一个老头的豪车,那老头年纪大的都能当她爹了,两人在车上抱在一起互相乱啃,亲昵热乎的跟新婚小夫妻似得……

这事我跟卫泽涛说过,他不信,因为这小子从头一年就垂涎这妞了,他一直认为郭美琪是个冰清玉洁,白莲花似得好姑娘,问为啥?人家姑娘长得就是那么个意思啊。

从职高出来后,几乎都忘了这么号人了,也只有卫泽涛始终跟她保持着联系。

“她的事怎么就成你的事了……”我皱眉问了句,跟着猛然意识到什么,瞪大眼问,**!你跟她那啥了?

卫泽涛脸红了,低下头,喝了一大杯冰啤酒。

“啥时候的事儿?”

卫泽涛支支吾吾说,就是你刚走没几天,全儿也天天阴着脸,我心里不太舒服,正好美琪也心情不好,我们就一起出去喝酒,然后,然后,咳咳……

我脸皮抽搐,盯着卫泽涛憨厚到有些木讷的脸,心里默念,完了完了,美琪都叫上了。

老实人…老实人…老实人……

卫泽涛性格温和,身材敦实,长的又那么憨厚,就差脸上刻上老实人三个字了,郭美琪是什么人,我跟顾全还有其他几个兄弟,都看的通透,偏偏任泽涛认死理。

这娘们干什么我都能理解,可她忽然找了个老实人是什么鬼意思?费解啊……

别他玛跟我说是就是突然想换换口味了!

我突然感觉便秘一样难受,想了想,拿出两百块,放在桌上推给卫泽涛,看他一脸的困惑,我解释说,你可以去城中村那边找俩长得不错的,一百块一次,不带重样的,你试了就知道了,女的都一样的,真的。

卫泽涛脸色涨得通红,我无奈跟他说,你当这是古代,睡过了就是夫妻了,‘表子无情,戏子无义’,那姑娘又表又会演,好姑娘那么多,你干嘛非要吊死在一棵树上呢?

听我说完,卫泽涛猛然站起来,脸色通红不说,眼珠子都有点红了,拳头紧紧攥着,一副想揍我的架势。

我眼角抽了抽,有点心虚,好像说的有些重了……

犹豫着,他又愤愤坐了下来,咬着牙问我到底帮不帮忙。

“泽涛,你…来真的?”我瞪大眼问,卫泽涛已经毫不迟疑的重重点头,表明绝不是开玩笑。

我一时无语,这尼玛……还真是真爱啊?

犹豫了一阵,郭美琪我是绝对不会想牵扯上什么关系,但卫泽涛就不同了,我要是什么都不想就拒绝了,按他那认死理的脾气,恐怕立马会去想别的办法。

正如之前那条短信所说,在这座大城市里,他找不到其他能帮他的人了。

这认死理的人通常又爱走极端钻牛角尖,郭美琪怎么样不关我事,但卫泽涛我能看着他出事吗?天知道实在想不到办法,这家伙会不会做出些什么出格的事情。

我头疼揉着眉心,叹了声说,你先说说什么事,就算我帮不上,你也先别着急,我们一起想办法。

“谢了峰子!”

我听出这声谢是卫泽涛真心实意的,无奈让他先说事。

“是这样的,前不久美琪在城中村那边弄了套房。”

第一句话我就愣住了,如今城市规模越扩越大,周边村子都会慢慢包在城市范围内,形成了一个个城中村。

现在人都学精了,城中村的房子都是租的,而且尽量朝高了大了盖,暂时先租着,都等着开发商去买地,好拿上更多的拆迁赔款,这年头城市都是寸土寸金,要开发城中村的话,免不了能拿上一大笔拆迁款和安置房,手里握着城中村的房子,谁会傻乎乎的拿去卖掉啊,谁不攥的紧紧的?

“她咋弄来的?”

卫泽涛挠挠头,说他也不知道,郭美琪没跟他说,他就没问。

我感到一股无力的深深挫败感,你是真爱,你当别人也对你真爱?这么大事都不肯跟你说,而且这房来源都不明,天知道那骚娘们怎么弄来的,反正我看不会是正经来的,也就任泽涛这傻货会别人不说就不问,也不当回事了。

有气无力让他继续说到底什么事,该不是想找我帮着做木活吧?

“那倒不是,房子可以住的,就是……”卫泽涛犹豫了一阵,小声说,那房子有点问题,好像不干净。

我眼皮一跳,问怎么个不干净法。

“美琪说……她住进去以后,晚上总是睡不踏实,总感觉有几个孩子在她身边玩闹,每次她想起来看,总是昏昏沉沉的爬不起来,天天都迷迷糊糊睡到天亮才能醒。”

我听的纳闷,问,她看到过小孩吗?

任泽涛仔细想了想,说,美琪没提过,应该没看到过,因为她说都是昏昏沉沉睡到天亮才能醒,就是有那种感觉,而且还能听到有小孩子的嬉笑声。

这是什么情况?我听的有些迷糊,也觉得挺稀奇,可我纳闷的是,这种事情找我做什么?一问任泽涛,他理所当然说,你不是说你家世代都是木匠吗,你还说过传统木匠会涉及一些风水的。

我哭笑不得说,懂风水跟这有毛关系?

任泽涛压低嗓子,偷眼看看其他食客,做贼似得小声说,我跟你说啊,虽然我跟美琪都不知道小孩怎么回事,她也没告诉我这房哪里来的,但我偷偷在附近打听过,听说……美琪的房以前死过人,是个凶宅,死在里面的人死的挺惨的,所以才低价卖掉的,我怕她吓着所以没跟她说,我想到你懂这些邪乎的东西,所以想让你帮着看看的。

我想纠正卫泽涛,风水跟捉鬼是两码事,而且我也不会风水,只会测量一些东西的吉凶,可话到嗓子眼了,又被我收回去了,我不由眯起眼睛,想起一件事,我自然不懂风水,更不会抓鬼,可‘天工策’上记录的一些东西,可不是这么说的。

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躁动,或许是因为年轻,又是初生牛犊不怕的年纪,才会对一些未知神秘的东西感兴趣,突兀生出一股想要了解的冲动,因此才会感到躁动难耐。

“那…再过三天我有一天休,我先做一点准备,三天后我们碰头?”

“行!谢了,兄弟!”

鬼使神差的,我什么都没多想,就直接答应了任泽涛。

小说《阴阳诡匠》 第7章 凶宅 试读结束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总裁小说
  2. 都市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耽美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