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灵异

更新时间:2019-08-10 07:08:57

别跑,哥渡鬼呢! 连载中

别跑,哥渡鬼呢!

来源:韩车苏铃儿 作者:荷包蛋分类:灵异主角:韩车苏铃儿

为您提供别跑,哥渡鬼呢!韩车苏铃儿小说阅读,《别跑,哥渡鬼呢!》是灵异的小说,荷包蛋原创小说《别跑,哥渡鬼呢!》,小说文笔新颖,令人百看不厌,文从字顺,推荐阅读,提供韩车苏铃儿小说阅读,为您提供韩车苏铃儿小说阅读,人物精妙绝伦,沈博绝丽,朴实无华 ,推荐阅读,.........展开

本书标签:

精彩章节试读:

我的牙齿“咯咯咯”打着颤,努力让自己平静一些。

我想问问那蒙面人到底是谁?他和女鬼联合起来,到底想做什么?

他们把我吓唬的死去活来的,真就那么有成就感?

我正要开口说话,窗外“咔嚓”一声,再闪过一道闪电。

我的身子一僵,一股凉风,从我后背快速蔓延到了我的后脑勺。

蒙面人不见了!

我右手一挥,划了个空。

马达也不见了!

这怎么可能?前后不到两秒钟,他俩就能在我眼皮子底下消失?

尿遁也没这么快啊!

可眼前的状况就摆在这儿,空荡荡的,连个鬼影儿都没有!

“韩车,过来……过来……”

我第一次从小姑娘嘴里,听到喊我的名字。

这说明,对方早就熟知我的身份。

她和蒙面人联手,把我骗到这儿,却迟迟不肯下毒手,那就说明,她对我有所图谋。

我算是想明白了,这就好比刑讯逼供。

只要咬紧牙关,不把隐秘、底牌透露给对方,自己就有可能活命。

而一旦让对方得逞,我肯定会小命不保,跟世界说拜拜了。

所以接下来我要做的,就是冷静再冷静,识破对方的阴谋,不让它们得逞!

不知为啥,在反复惊吓过后,我的脑回路忽然通畅起来。

咬了咬牙,骨子里的狠劲儿激发出来,心说既来之、则安之,人死卵朝天,我怕个毛线呢?

我从地上爬下来,朝着小姑娘靠近两步。

“我来了!你……你说吧,想让**啥?”我问道。

“爬上来!搂着我!”女鬼说道。

这……什么情况?

我瞪大眼睛,做梦都没想到,她会对我提出这么个要求。

短暂迟疑过后,我摸索着爬上小床,一兜胳膊弯儿,直接把女鬼搂在怀里。

“你……这次居然不害怕?”女鬼有些疑惑。

我说你们分明是对我心存善意,那我有啥可怕的?这些年,我走过南、闯过北,二半夜的搂过鬼,这辈子过的值了。咦?不对!你不是女鬼!你是活人!

我搂着小姑娘的胳膊猛然一紧,心里升起无比欢畅的心情。

我感觉到了她的心跳!

虽然很轻微,很缓慢,但她真真切切是有心跳的。

而且仔细感应下,从她清凉的肌肤中,我还能感受到一丝温度。

别的可以作假,这点绝对做不了假。

而脏东西,是不可能有体温的!

这一点,村儿里的老人,都说过八百回了。

“算你聪明,让你猜对啦!我不是女鬼。”

“嗯嗯,我问你,刚才我在心里说了一句话,这句话是什么?”

小姑娘没头没脑的问道。

我能明显感觉到,小姑娘的体温,在迅速的升高,心跳的速度也在加快,好像我抱着她过后,她很害羞,血流速度加快了。

听到对方亲口承认,我的“心结石”立马碎裂的无影无踪。

我说你肯定在说,这小伙子真不赖,每逢大事有静气,是个干大事儿的好苗子。你是女孩儿家,不好意思夸出口,于是在心里偷偷表扬我!怎么样,我说的对不对?

我一边儿油嘴滑舌的应对着她,一边儿在心里盘算,怎么才能尽快问出她的目的,以及马达的下落。

我和蒙面人虽然只有一个照面,可我恍惚有种感觉,对方相当的生猛,相当的危险。

面对他,我就如同面对一只洪荒野兽一般。

如果蒙面人对我发飙,兴许眨眼间,我就得被他撕的稀巴烂!

马达要是落在蒙面人手里,那我……还真替他捏把汗呐!

“呸呸呸!厚脸皮!你是老鼠掉天平,自称自赞呢!你再仔细感应一下,我在心里说了句什么?”

小姑娘像是对我很期待,连说话语气,都变得温柔了些。

我十分的纳闷,小姑娘对我的态度,前后转变太大。

这会儿感觉,她好像对我相当信任,甚至是有些亲昵。

只是……这小妮子兴许在这荒郊野岭里,憋出病了吧!她心里想什么,我上哪儿知道去?

我随口胡诌道:“嗯嗯,你是在想:这个小伙子很仗义啊!对自己兄弟那么担心,都担心出了一身冷汗!哦,对了,小丫头,咱俩别猜哑谜了,你赶紧告诉我,我朋友去了哪里?”

我以为自己成功取得了她的信任,于是趁机打探马达的去向。

只要小姑娘给我指引个方向,我绝对毫不犹豫跑到外面去,就算遇到危险,我也得赶紧找到马达。

我穷是穷了些,可这点儿义气还是有的,“一辈子、两兄弟”,这话我可亲口和马达说过。

不知哪里说错了话,我话音刚落,小姑娘就变了脸。

“原来你不是韩车!如果是,你怎么会不知道,我心里在想着什么?”

“骗子!骗子!骗子!”

小姑娘显得很愤怒,一连说出三句“骗子”,不等我解释,胳膊肘狠狠撞中我心窝口,接着一脚把我从小床上闷飞!

哎呀~

我就跟只油焖大虾似的躬着腰,两腿劈着大叉依在墙角上,丝丝哈哈倒吸着凉气,心里有十万句妈卖批,死活不敢往外讲。

我骗她啥了?她怎么就突然对我发了飙?

小姑娘重新拾起红灯笼,脸蛋上挂着一层冰霜,小碎牙咬的咯嘣咯嘣响。

“既然被你撞破了隐秘,而你又不是那个人,那……你就去死吧!”

灯笼里的红色光芒突然大盛,如同鲜血泼洒出来。

潮湿的山风从缝隙里钻入,木门木窗被吹的劈啪作响。

眼前一花,两个白衣人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。

这次它们没拿板砖,两手绷着一根手指粗细的红绳,朝着我脚脖就缠绕过去。

我想躲,可它们动作既快又灵活,兜身一转,就把我脚丫儿逮了个正着。

我心里暗叫一声不好,两手撑着地面,想来一招野驴后蹬腿,把这俩白衣人踹飞。

可还没等我发力,两手腕以及脖颈上一紧,分别被套牢了。

我呈个“大”字型,大幅度被抻开,脖颈上先是传来**辣的疼痛,很快变得麻木。

我张大了嘴巴,想要大口的吸气,却怎么都吸不进嗓子眼儿,只能发出沙哑断续的咳嗽声。

眼睛看到的金星越来越多,很快变成一片流星雨。

就在我绝望时,手脚脖颈忽然一阵轻松,几个白衣人居然松开了绳套。

它们齐刷刷汇拢在我面前,面无表情的盯着我,身体一点点下沉,逐渐钻回地面。

我没心思猜测白衣人的来历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前方。

那个蒙面人又鸟悄的出现了。

他一手按在灯笼上,让妖冶的光线恢复正常,同时朝着小姑娘摇摇头。

蒙面人:“苏铃儿,你误会他了,他真是韩车!他身上有旺转霉运,又有他爷爷留有的特殊标识,这点绝对错不了。”

苏铃儿:“炳叔,那他为何没法跟我心意相通呢?如果不能通心意,他怎么能成为摆渡人呀?”

炳叔:“因为他心窍淤塞,暂时还比较迟钝、比较傻。等完成故主的下一步安排,他就能恢复如初,自然会和你心意相通啦!”

我被炳叔一番话,噎的老脸通红,一边儿揉搓着脖颈,一边儿品味着他俩的对话。

我确定:这个吓人倒怪的炳叔,就是打电话忽悠我过来那人。

听着意思,他们跟我爷爷有很深的关联,既然不再怀疑我的身份,那后面应该不会再遇到危险。

只是……炳叔说的“旺转霉运”、“特殊标识”、“心窍淤塞”,那都是啥意思?

想让我当什么摆渡人?让我划船啊!

炳叔转过身,走到我面前蹲了下来。

近距离下,盯着他面具后面炯炯有神的双眼,我顿时就心慌的一批。

炳叔:“小家伙,按照辈分来论,我真是你的爷爷啊!”

我小鸡啄米似的点头:“炳爷爷好!炳爷爷好!”

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

苏铃儿那么瘦弱的小身板,都能把我踹的飞起,要是炳叔踹我一脚,估摸着就要大肠小肠一起流了。

所以,别说管他叫爷爷了,就算他说是我二奶奶,那我都承认!

炳叔轻笑两声,“现在不怀疑我的身份了?”

我小鸡磕**似的摇头,“不怀疑,不怀疑……”

“往后你就是我世上唯一的亲人!我一看到你,就能回想起当年我爷爷去世……诈死时挂的那张照片!我觉得你可亲了!”

炳叔咧了咧嘴,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齿,等再起身时,他如同拎只小鸡一样,把我拎了起来。

他把我背到另一个房间里,乌漆麻黑中,听到一阵吱吱呀呀的声响,像是打开了一扇暗门。

炳叔:“小家伙,赶早不赶晚,现在就去疏通你的心窍吧!过程虽然有些骇人,不过你有故主的隔代血脉,应该是有惊无险!”

我正想多问两句,猛然间觉得身子一轻,朝着地面快速坠落下去。

身形顿了顿,恍惚间像是坐上了一个土筐,沿着歪歪斜斜的通道,如同坐过山车一样滑了过去。

我的心情也像坐过山车似的,一惊一乍的。

我紧咬着后槽牙,忍着身上的疼痛,心说这啥玩意儿?

疏通什么心窍,就把我扔哪儿来了?地底深渊啊?

最关键的是,等完事儿之后,我咋从底下爬回来啊?

十几秒钟后,咣当一声响,我撞在一堵墙面上,原地转悠了好几圈。

周围光线渐渐亮了起来。

七八根蜡烛,在四下里忽明忽暗的照耀着,突然间让气氛变得无比诡秘。

我下意识的挺了挺身,发现身子居然恢复了自由。

正要从土筐里挣扎出来,我的身子又僵了僵。

我听到了一阵唱戏的声音。

“苏三离了洪洞县,将身来在大街前。”

“未曾开言我心内(好)惨,过往的君子——听!我!言!”

哎呀~

我头皮都快炸裂开来。

这次我听到的戏曲声,是从四面八方钻进我耳朵的,却又忽远忽近,显得十分的缥缈。

在我眼前,突兀多出一个大红的身影。

长发垂腰的身影背对着我,在半空中飘飘荡荡,一直飘荡我眼前。

我心里一片哇凉。

完犊子了,这回遇到个更狠的!

小说《别跑,哥渡鬼呢!》 第003章 蒙着半张脸的怪人 试读结束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总裁小说
  2. 都市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耽美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