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恐怖

更新时间:2019-05-20 07:13:01

捞尸诡事 已完结

捞尸诡事

来源:曲海 作者:流浪行柯分类:恐怖主角:曲海

捞尸诡事,内容精彩,引人入胜,强势推荐,《捞尸诡事》是由流浪行柯的恐怖,提供曲海小说阅读,为您提供捞尸诡事小说阅读,这里提供捞尸诡事小说阅读,《捞尸诡事》小说主角是曲海,主要讲述了曲海之间的爱情故事,.........展开

本书标签:

精彩章节试读:

我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,马大胆又重复说道:“你把我马爷想成什么人了,我刚刚可是说了,我马大胆是不会做坑朋友事儿的,所以这水,我来趟,要真有什么不测……”

他有些犹豫,却还是说了出来:“你且别管我,自己赶快跑,万一我在水下遇到了什么成精的死倒儿,我也替你拖一会!”

说完马大胆笑了笑,像是放下了许多负担后,那种轻松的笑容。

我此时倒是觉得自己无地自容,看着马大胆的笑容,反而万分愧疚,恨不得一头扎进江里……

我也才反应过来,刚刚马大胆那么说的意思,八成是怕等他下了水,我做出什么不厚道的事。

我赶忙说道:“大胆儿,你放一万个心,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他妈显得太假了,但你记住,要是当真遇上了什么事,我曲海绝对一猛子扎下去给你解围,哪怕最后不成,咱们兄弟就同走一遭黄泉路!”

我说的大义凛然,但这次是认真的,因为刚刚马大胆的举动着实是让我感动得可以。

说罢,马大胆就从船后取来了那条捆死倒儿的绳子,绳子拴在他的腰上,这样万一他真在水下遭遇突发意外,我能一口气把他拉上来。

马大胆握着那只锥枪走到船沿儿,他没说话,只是向我使了个眼色。这眼色我很快就能心领神会,但真要是说出来怕也说不清楚。

最后马大胆猛吸了口气,用手中的锥枪把聚集在船边的死倒儿清理了一下。一弓身,泥鳅一样的钻进了水里。

我手中握着那条长度足有四五十米的捆尸绳,马大胆窜进水里,绳子就像水蛇一样的被拉扯进水里。

罗子江的深度至多二十七八米,所以我看那绳子快速坠入水里一会后,速度明显变慢了,所以估摸着马大胆应该快要到底了。

说实话,这江水底下到底有什么东西,谁也不清楚,再者这满江的死倒儿,可不是什么好兆头。马大胆这个举动虽说可能会给我们俩搏来一丝生机,但其中的危险,估计只有马大胆他本人才能知道了。

我不知道他在这黑黢黢江水里的遭遇,只能在船上苦苦等着,心中希望这厮过一会就扑通一下钻出水面。

等待此刻变成了我最大的煎熬,何况周围漂浮这无边无际的尸体啊,不免还是有些汗毛发竖。

绳子仍旧在缓慢的滑进水里,说明马大胆还在下沉,我看了眼船上剩余的绳子,估摸着此时他已经潜入了水里少说二十米,估计在一会他就到江底儿了。

我脑中不停的问着自己,马大胆到底会发现什么呢?是看到水爷真尊,还是发现什么更加不可预测的事情?

想了半天,我脑子里更乱了,一方面出于周围环境对我的影响,这种环境下我几乎是处在崩溃的边缘。再者又为马大胆担心,万一这厮真的出了事,估计就算我猛拉绳子,作用也不大,可别到时候拉上来个被咬得剩半截的尸体。

我就在这种亦幻亦真的痛苦煎熬中,等待着,我也不知道在等待着什么,就像马大胆张罗下水的时候,也并不知道水下到底有什么一样。

我想着这些东西就浑身哆嗦。江面突然起了一丝微风,我感觉彻骨的寒冷向我迎面扑了过来。

我见绳子消失在水中已经一半了,而且也基本上停滞了,所以判定马大胆肯定是到了水底了。

此时我的心反而提到了嗓子眼,不过绳子的安静倒是让我感到一丝欣慰,因为绳子的平静说明他此时尚且安全。

只是几十秒之后,我觉察到了事情的不妙和诡异性。

一个普通人,再水下最多也就坚持两分钟时间,因为需要呼吸,而潜水是极其耗氧的运动,所以一个普通人的极限,估摸着两分钟就到头儿了。

不喝水、不吃饭,一个人估计能活几天时间,但如果只是短暂的几分钟不能呼吸,大脑将会受到不可逆的损伤,我心想这马大胆岂不是要嗝屁?

担心瞬间变成了焦虑,我开始不安分起来。但是绳子那头仍旧没有一丝的波动。

我算着将近两分钟了,该不是这马大胆在水下遭遇了什么不测?但是很快又否定了,即便是再危难,抻抻绳子的时间总该是有的。

我又犹豫了十多秒,终于下定决心不再坐以待毙了,因为管不了那么多了,再等下去,估计我真就只能把马大胆的尸体拖上来了。

我浑身绷紧力气,双手猛的一拉绳子,整个人重心不稳,一个趔趄差点翻到水里。

我稳住身子,额头的冷汗都冒了出来,因为这水下绳子的那头,竟然是空的。我赶忙用最快的速度把绳子从水里拉出来。

等到最后绳头儿都拽上船甲板的时候,我整个人就彻底懵了。

我仔细看了看绳子,这绳头竟然是被解开的,因为那火烧的疙瘩还在。这事情现在变得更他妈诡异了,我不知道马大胆在水下究竟遭遇了什么,让这愣头青自己解开了保命的绳子。

我取过油灯,在船的周围瞭了几眼,水面上除了腐烂得发出恶心臭味儿的死倒儿,什么都看不见。

一种不详的预感突然冲撞着我的脑袋,虽然我也说不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但这马大胆估计悬了。

我一皱眉,心一横,心说去***吧,马大胆已经对老子仁至义尽了,我要是还在这船上苟且,恐怕下半辈子都不会安生。

我伸手推了推江面的死倒儿,腾出一块空隙,二话不说就扎进了水里。

顿时刻骨的寒意就传遍了我的全身,那感觉就仿佛是在冰水中游泳一样,我一时间浑身的肌肉都有些痉挛。

除此之外,我发现果然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!

因为从江面看上去,这密密麻麻的死倒儿看上去似乎没个个数,但是从水下往上看,我似乎看出了一丝门道。

因为这每个死倒儿,竟然在水下都连着一根细细的缆索,我借着水面那微弱油灯的光线仔细看了看,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缆索,而是一条植物的根茎!

因为我的氧气也快耗尽了,所以一来打算回到水面缓口气,二来想看看这根茎是怎么连接到死倒儿身体上的。

我临浮出水面,手指终于探到了根茎和浮尸连接的部位,就在我手指刚接触那关联处的一瞬间,那植物根茎仿佛活了一般向后抽了一下。

我顿时感觉不太妙,我心知肚明,在这水下只要是活着的东西,对我而言都是威胁,保不齐就会把我拖进水里来场说来就来的死刑。

我一手搭住了船沿儿,一用力就窜出了水面。正当我一条腿迈上船的一瞬间,另一只脚突然被什么东西死死的抓住了。

我一阵愕然,心说完了,赶紧拼命用腿猛蹬了几下,感觉那东西松动了,一抽身轱辘着就上了船。

这时候我听到身后传来了马大胆的声音:“曲海,我,操,你大爷,马大爷我搭你脚丫子缓口气儿,你他妈犯得着往死里踹我吗?”

我听到马大胆声音的那一刻,心里边别提多高兴了,转头看见马大胆一脸水菜的烂叶儿,虽说样子挺衰,但简直比见了我亲爹还亲。

我笑了笑,这是今天夜里我头一次发自内心的笑,马大胆看我也仰天大笑了起来。

“感情你他妈没让鲶鱼棒子抓去当姘头!”我笑着向马大胆伸出了手,“你不在这会儿,曲大爷我可是想死你了!快来让爷稀罕稀罕。”

马大胆嘿嘿笑了笑道:“鲶鱼棒子说喜欢细皮嫩肉的,所以让马爷我来换你呢!”

我们俩此时都放松了下来,毕竟大难不死,似乎比什么都强。

我伸手拉马大胆,他手也伸了过来,就在我们俩的两只手快要搭上的时候,马大胆突然双眼瞪了起来,大骂了一声:“操!”

我还没反应过来,就见马大胆被猛地被一条长长的绿色触手拖进了水里,溅起一大片水花后,马大胆就消失在了我面前。

事情太突然,足足好几秒我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,赶忙翻身跳进水里。

我要是慢了片刻,马大胆的生死就不可知了。

我一通鲤鱼摆尾就向着下方冲了下去,估摸大约下潜了八九米深,眼前竟然出现了一丝诡异的亮光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总裁小说
  2. 都市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耽美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